融媒體管理平台 | 點擊收藏 | 設為主頁
首 頁 > 美文選登 > 正文

記憶深處有道菜叫老碗魚

  編輯: 石萍     發佈時間:2013-09-30 09:39:20     呂曉東    
  今天和許久未聚的大學同學吃了一頓飯,還是學校門前的那家老碗魚。
  同學是一個女孩,畢業後去廣東開始了第一份工作,兩年之後的今天,因不適應當地飲食習慣等種種原因又輾轉回到西安尋找新的工作,開始新的生活。
電話裏通話的時候就約我到本科學校門前的老碗魚莊吃老碗魚,見了面、寒暄數句,我們就點了兩個菜:蒜泥黃瓜和小份老碗魚,這一熟悉的場面勾起了我許多回憶。兩年前的四年光陰裏,這兩道菜是我們這些窮學生來這裏必點的菜,那些歡快盡興的畫面斷斷續續地浮現在我的眼前。吃完結賬的時候,我搶在同學前面付了錢,總共三十五元,雖然寒磣,但是也算接風之意,她也曉得我在上學沒多少錢。
老碗魚莊是村子裏很受學生歡迎的餐館,飯食便宜、實惠、味道又好,吃飯的客人常常是來來往往絡繹不絕,其中大多數都是我們學校的同學,而我和身邊的同學也常為座上客,錢花不了多少卻能吃飽吃好。
比較起來,大學的我們還是那麼的青澀與知足,沒有太多人情世故的沾染、沒有太多苦惱的束縛、沒有太多關於生計的思忖,可是看着眼前的同學,我的心撲騰的顫抖了一下,感慨時間的不經意流逝,指尖的縫隙成了埋葬一切美好的墳墓,而內心浮躁的記憶也在晃晃悠悠地散去,似乎連痕跡也在淡化和紊亂。
邊吃表聊,聊着彼此關於四年大學生活的記憶。她説了很多關於我們之間的小故事,她在陳述,我努力回憶,但卻像失憶一般一絲記憶都沒有殘留在我貧瘠的腦海,我用傻笑掩飾着略帶害羞的健忘;關於畢業後的經歷我們也都有自己的傾訴,她在廣東打拼應付生計,逛過“世界之窗”、去過“東方之珠”……而她向我訴苦説廣東的飯很貴,口味更比不上西安的飯,在那裏沒有朋友沒有親戚,總是孤零零一人獨來獨往;她還説,去年第一次從廣東折回西安路過西大街的時候她控制不住自己流淚了。
昨天,一個女孩子,懷揣着憧憬與希冀來到了一個陌生的城市開始追夢的旅程;而今天,帶着些許失落與不甘又回到了曾經生活過的城市,用她的話説就是“很有親切感”。很多時候,我們總是在別人走過的軌跡中尋找自己的影子,尋覓契合處,這個時候就會產生出情感的碰撞,所謂的同情之感也滑落到了心頭,殊不知這其實是在為自己傷懷。
回想自己這兩年走過的路,屢次從延安折回西安,又從西安返回延安,身邊一無所有而又日漸荒涼,兩座城市間的距離在週轉中變得那麼清晰可見而又心生畏懼,不願再漂浮,而我只能悄悄地把心事交付給不露情愫的文字,記錄、反思、交談、給予…….。
總是學不會從失誤中彌補自身不足的人是不明智的。於我而言,健忘成了家常便飯,昨天的記憶我已封閉了很多,對於今天我又模稜兩可、戰戰兢兢地觀望,而對於明天更是充滿了變數和無知。在時間長河流過的瞬息,每個人都是那麼的弱不禁風,關於昨天的留戀、關於今天的悵惘以及關於明天的畏懼都會佔據我們心靈的大部分,幾乎構成了生命的全部,只有這個時候我才會感慨生命的無味和渺小。
一個城中村、一道南國小菜、一所高等院校還有這些簡單並不富裕的大學生,場面不需要多宏大,排場更不需要多熱鬧,一碗老碗魚,吃的火辣即可;一杯麥香味的啤酒,喝的盡興就好。若是人生一直如此簡單,生活或許會能擦出更多更亮的火花。
當然,一碗老碗魚不能吃一輩子,也不能回憶一輩子,生命的一個階段有一個階段的記憶和回味,最終這些記憶也會抹平在地平面的另一頭;從這一端走向另一端不僅僅是時間的累積,同是還是心智的成熟與昇華的過程,或許這就是曾經我們所知道的成長。
老同學,下次,還是老地點,還是你和我,老碗魚再來一盤!

上一篇:我在美國學開車
下一篇:夜中小詩

相關文章

讀取內容中,請等待...
師大首頁 | 學校辦公室 | 宣傳部 | 紅燭網 | 圖書館 | 為學網 | 後勤集團